钟伟国,时间独立于世界之外

2020-03-24 14:26 bobo

  

小开篇.JPG开篇.JPG


  

  如果说,时间是记录世界变迁的标识,那么钟表收藏家就是追逐着时间的无限微末细节的痴迷者,在他们眼中千分之一秒的精确,比365天的准时更重要。钟表收藏家往往因藏品的广博而成名,然而,我们今天介绍的这位手表收藏家,Dr.钟伟国先生却不仅仅是收藏家,著名的独立制表师Philippe Dufour 评价他的睿智是“不买品牌,而是制造品牌。”

  在钟伟国的手表收藏世界中,另有一个时间宇宙在诞生。


7、备用.JPG



生活是从时针到秒针的构成

当一个男人生活小有所成,开始打算培养一下自己的情趣与品位的时候,如果他恰巧开始对手表感兴趣,那怕只是为了买块好表引起女人们的注意,他早晚都会遇到钟伟国这个名字。因为在手表收藏领域,他太出名了!

如今,网络也是手表爱好者的学习圣殿,通过网络,如果你谷歌钟伟国的名字,就会有两个网站跳出来,钟伟国会大谈生活品质,从高品质音响和汽车到女人与性,这都是生活。

他会告诉你,每个男孩儿都爱三种东西,汽车,女人和手表。

这都是生活的奖品,是高阶的身份地位符号,因为,每种文化内的人都会本能的需求要有地位的区分,谁引领谁跟随,要简单明了,手表就像是一种奖章,戴着它就能显示一种身份。

手表就是身份的符号,人们会以此评价你的归属,以及审美品位。

手表也会改变你的生活,就像你买了保时捷、或是兰博基尼,或是劳斯莱斯,你的朋友圈子都会由此开始改变,手表太有机会改变你的生活了,因为你会戴着它在办公室,甚至夜总会等等不同场合出现,让人们看着它,就猜测出你是怎样的人,然后决定是回避你还是靠近你。

钟伟国是在1973年“开始认真关注钟表行业”,此前就开始喜欢收集手表。为此,一个大男孩早早成了懂得世界运行规则的男人,要得到,先付出。他做过园丁,清理过学校以及教堂的垃圾桶,从而赚得一些零钱,用于自己钟表爱好方面的投入。

他的第一只正式的收藏手表,是精工(Seiko)6139计时表,在1973年的时候,他打工赚的零花钱,还付不起90美元的价钱,这是父母送给他的礼物,“我当时就觉得这块表永远不会过时,是父母亲给我的礼物中,唯一的随身而恒久的身外之物,会带着成长的记忆,恒久流传。”

那时开始,钟伟国把手表和保时捷跑车与牛仔裤并列为男人的必需品。1982年,他自己挣钱买的第一块手表是欧米茄Seamaster Titane,这是一款有着特殊的意义的手表,老海耶克也曾佩戴它。30年的光阴随着不断争夺的分针与秒针的旋转,钟伟国的收藏室里,已经拥有了两千多块手表,其中既有价值数十万美元的豪表,也有像Swatch,G-Shock之类的电子表、流行表,还收集了100多只一战期间美国制造的怀表。

在钟伟国看来收藏手表最好的渠道就是“从最开始就将手表当作艺术品销售的那些集团”,因为技术和市场都不一样。他说:“TheHourGlass MAD展馆是两个最早的例子。他们销售的艺术品,并非只是手表。

手表的价值确实是衡量收藏家眼光的指数,但是对于钟伟国来说,有趣和艺术的美感,才是手表收藏的最大乐趣。

钟伟国很喜欢自己收藏的一只雅典奇想系列(Ulysse Nardin Freak)表,这是一款构造非常奇特的机械表,没有惯见的表冠和分秒针,以旋转的陀飞轮指示时间,每周只需上弦一次,而且是从表背进行上弦。这块表在表行等待了两年,无人出手,钟伟国在2002年以19万元购得,几年后,价值翻了三倍以上,但是钟伟国绝对不会转手,因为,他对这块表充满感情,这是为了纪念逝世的爱犬而买的“幽灵”。

手表的美好就在于可以传承,至少传5至9代人,差不多1000年的时光。

钟伟国藏有300年以上的古董钟以及百年历史以上的怀表,还有不计其数的手表,他都希望在自己身后,可以留给自己的两个女儿,也希望她们再流传给自己的子孙。

再漫长的人生,也跑不过时针的无限循环。


8、钟伟国对独立制表品牌的手表情有独钟。.JPG



独立是从工艺到艺术的升华

当风起的时候才开始修建风车,已经来不及。

时代总是给予先行者以回报,作为独立制表师作品收藏领域的最富盛名者,钟伟国的荣誉来自于冒险。

独立制表师一直存在,只不过,收藏业界并不曾给他们太多关注,

许多时候,收藏界所说的独立制表师品牌是与“蓝血品牌”混淆的,如朗格这样的大集团旗下的小产量奢华品牌。真正的独立制表师,是那些把制表当成乐趣的人,比如著名的瑞士汝拉山谷地区,一些居民,包括农夫,会在在漫长而无事可做的冬季里,试着自己设计制作有趣的手表,他们并没有被商业品牌招安,而是保持着小作坊的私人趣味。独立制表师能独立制作整块手表,而不仅仅是将机械模块进行拼合组装,其最独特的品质就是“独立制表师的个人天才的展现”。

钟伟国也是在1998年,才初次接触真正的独立制表师作品,他们制造名表,在钟伟国看来,就像音乐家谱曲,像摄影大师拍照,是倾注心血、智慧和激情的艺术创作,每一块表都是独一无二的,不是批量化的工业生产,这是让他特别钟情这些表牌的原因。

全球杰出的独立制表师,不过50人,其中一些名不见经传的独立品牌制造师,正是被钟伟国看好,受他推崇,而逐渐出现在公众视线中。

比如,钟伟国非常喜欢的一款Vianney Halter Antiqua 就是他在1998年,从当时还上不了钟表收藏目录的瑞士钟表制造师Vianney Halter那里购得,纯手工制作,铂金材质,四个表盘,样子够怪。表背上的标号是零号“No.00”,原本是Vianney Halter打算做给自己戴的,所以没有编号。而他因为想要筹措资金完善自己的钟表作坊,所以才拿出来出售,钟伟国得到了这款逸品,而Vianney Halter得到了启动资金以及扩大的名气,现在他出名了,这款表也投入了生产,但是,一年也就出五六枚,依然是藏家争抢的珍品。

“但是,作为制表师,Vianney Halter还是很穷,但很快乐。他是我的英雄,他才是真正的男人!”

对于独立制表师品牌,钟伟国坚信它们就是汽车界的超级跑车。

像布加迪和法希维加这些跑车怎么都能成艺术品?人们在1940年前根本不认这些品牌,但如今都价值千万美元!

“太多的商业品牌在被那些不喜欢手表的人们经营着,他们一直在撒谎,他们只喜欢利润,他们生产的手表都是为了销售。而独立的品牌是那些纯粹喜欢手表的人,他们的作品是他们的心血,是艺术品。”


3——这是钟伟国平时生活中的一张照片,简单的T恤,没有整理头发。手里那只小的百达翡丽是在1960年至1978年间备受追捧的一只。他另一只手上戴着的是2008年买的一款西铁城手表。.JPG


5、不光是手表,古董怀表也是钟伟国所喜欢并加以珍藏的物件。.JPG



收藏是从迷恋到辩证的欣赏

“劳力士的人恨我!”钟伟国这样说的时候,表情依然有几分笑意。

受品牌推崇的手表收藏家不少见,被一些高级手表品牌恨着的手表收藏家,独此一家。

那时因为对于收藏这个观念,钟伟国与许多收藏玩家不同,首先,他从来不接受“致敬款”,他建议其他的钟表爱好者,入手之前必须要做调查,搞清楚它们是否是真正的原创,不要是其他手表的衍生品。当看到广告人在谈论他们品牌“历史”的时候,要感到可笑,因为,“广告中的手表历史,有可能都不是真的历史”。

“很多商业品牌都是贪婪和饥渴的。他们走进一个市场,自以为他们能决定让你买什么。他们还会用好莱坞明星去做代言,让你去跟着买。让他们自己去跟随自己的广告吧,你要有自己的选择。”

钟伟国对于每年有数百亿资金流动的钟表行业的影响力,足以引发许多品牌的“无形资产”的蒸发。作为收藏家,钟伟国写了《Masterpiece books》(杰作之书),之后,Richard Mille和Vianney Halter因为书中的评价“艺术机械”或“机械艺术”而变得有名。

而在2004年,钟伟国用工具将手表将改造成艺术品,成为了第一个能与Maximillian BusserDufour,百达翡丽,劳力士以及其他品牌争论的人。

“我坚信那块手表也将会成为下一代艺术新媒介,2004年之前,他们一直与我争辩说那块手表是不是艺术品,但现在,他们都发生了180度转变。对我来说,他们同样都是伪君子。在这之前劳力士是手表之王,我让万国和沛纳海追上了他们,因此劳力士恨我。但是,从此我了解了,有敌人对我的名声有很好的帮助。”

钟伟国依然坚持自己的收藏品位——照片是纯艺术,而手表是艺术的雕塑。他的收藏品必须特别具有代表性和特殊性,而且他们在盒子里必须要组成一组,可能是18到28只手表一组,他们是能够永久被当作艺术品的手表。这些手表需要比所谓的“手表艺术品”占用的空间和保养时间要少。这些收藏需要向世界展示电脑的发明改变了整个世界。的确,手表能展示一个时代的生活和技术,就像在MB&FRichard Mille的手表中,你能看到像CNC机床、金属材质、硅,生产部件的新方法等。“你必须认真品位这些手表,因为像劳力士、百达翡丽都在关注这种方式。”

不仅如此,更微妙的是手表业界的商业战争,其实可以浓缩在一张桌上的几块手表的把玩之间,钟伟国自己特别喜欢的8款手表藏品——Opus V、MB&F HM1、De Bethune DB28、Vianney Halter Antiqua、Ulysse Nardin Freak、 Ulysse Nardin Freak Diavolo、Richard Mille RM02、劳力士 President Platinum 41毫米。摆在一起,就好像是一场钟表近代争霸史。

2001年,手表界的一场业界地震,就是Opus计划。这是海瑞温斯顿(Harry Winston )推出的这个构想——以崭新的创意精神重新建构时间,使得时间以不同型态呈现。每年的Opus 计划都与钟表业内最具才华的独立制表师合作,每一款Opus 计划手表都象征着前所未有的合作,带来的成果是突破性的顶级复杂手表。其CEO Maximillian Busser选择钟伟国成为海瑞温斯顿的第一个网络协调人,因为钟伟国对于独立制表师的欣赏,许多名不见经传的独立品牌制造师都和他有交集。钟伟国参与了Opus 计划,Opus 计划也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MB&F公司的成立。

在手表的品牌业界,钟伟国就是这样一个绕不开的存在,品牌期待他参与奇迹的促成,也害怕他说出太多关于“皇帝的新衣”的评价。


4——钟伟国与夫人,两人都是忠实的表粉儿,每年都会参加各类与钟表相关的活动。.JPG


时间是独立于世界之外,独立制表师是独立于商业之外,真正的手表评论人也要独立于业界的价值观之外。

成为一个独立者,比拥有黄金的冠冕更难,因为,每分每秒,都要抵御更多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