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师”精神

2020-04-26 12:53 xixi





Stefan Ihnen.jpg


IWC 万国表产品研发副总监 STEFAN IHNEN





我们说“每一位 IWC 万国表作品的制表师都是工程师”,在产品生产过程中制表师们是否也会有自己的小发明为产品研发增添色彩?可以与大家分享一些小故事吗?


Stefan Ihnen:当然。IWC 万国表最引以为傲的复杂功能万年历就是制表师们倾力研发的。20 世纪 80年代,葛珞斯先生彼时带领 IWC 万国表的制表团队正在开发一种复杂装置,它可以自动识别不同月份长短,并且每四年的二月自动添加一天闰日。制表师们为此夜以继日不断提出新的创想并对其加以改进。诸如此类还有很多,比如,陀飞轮擒纵叉经过特殊涂层技术处理之后大大提升了机芯的运作能效,这就是制表师提出的,还有采用恒定动力陀飞轮或 IWC 万国表 94200 型自制机芯来驱动 IWC 万国表“致敬波威柏”150 周年特别版时计的数字显示装置等等。我们的制表师大多都有工程学学位,公司也鼓励他们在工程领域继续深造。在招聘时我们也会着重挑选相关背景和领域的人才。



您怎么理解 IWC 万国表提倡的“工程师精神”与高级制表的关系?在制表中,这种精神具体体现在哪里?一个不具备“工程师精神”的制表师,与具备这一精神的制表师,他们二者的差距在哪里?


Stefan Ihnen:高级制表领域与工程是密不可分的。除了思维敏捷和娴熟的手法,制表师们必须对工程技能了如指掌。一位合格的制表师不仅能将单独的零件组装至机芯中,还需要不停思考如何能做的更好。在 IWC 万国表,我们非常重视塑造制表师们的视野,同时在培训过程中提升其工程技术。这与IWC 的品牌文化及历史有很大关系,也正因如此,我们才能在过去的 150 年中把自己打磨成“高级制表领域的工程师”。



过去一年,飞行员系列将机械美学演绎得淋漓尽致。今年葡萄牙系列是如何体现工程师精神的?


Stefan Ihnen在今年全新推出的葡萄牙系列产品中还是有不少技术成就和亮点的。首先,我们首次成功将万年历装置整合至 IWC 万国表自主研发的 82000 系列机芯中,打造出葡萄牙系列万年历腕表 42分别于“3 点钟”、“6 点钟”、“9 点钟”位置呈现日期、月份和星期显示,装配月相显示,能自动识别闰年。其次,IWC 万国表推出的葡萄牙航海精英月相潮汐腕表首次配备潮汐显示功能,在“6 点钟”位置设小表盘,可预测下一次涨潮和退潮时间。这一功能的实现得益于减速轮系,它将规则的小时节奏转换为高低水位不断变换的时间序列。而葡萄牙系列陀飞轮逆跳计时腕表将飞行陀飞轮设于表盘“6 钟”位置,“9 点钟”位置则装配逆跳日期显示和飞返计时功能。IWC 万国表葡萄牙系列万年历陀飞轮腕表则将万年历与陀飞轮这两大复杂功能融合于同一表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