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普兰和他的伦勃朗收藏

2020-03-25 18:36anly

备选2.jpg



  莱顿收藏创始人托马斯·S·卡普兰博士是一个传奇,也是一个励志的例子。作为收藏家,没有家传;作为企业家,也是白手起家,如今建立起全球最大规模的荷兰黄金时期的绘画收藏。一个夏天在北京,卡普兰带来了伦勃朗,不仅是他的时代,还有他那个时代中的维米尔、扬·利文斯……

卡普兰1962年出生于美国纽约,自幼年起就深深痴迷于伦勃朗·范·莱茵的绘画作品,八岁时就曾请求家人带他去阿姆斯特丹,“因为伦勃朗曾经住在那里”。早年在瑞士求学,之后卡普兰在牛津大学度过美好的大学时光,并顺利获得历史系本科、硕士和博士学位。1993年,卡普兰开始在自然矿产领域进行投资。他起初关注银矿,后来转向铂金矿和碳氢化合物的开发。2003年,卡普兰41岁时与妻子达芙妮一起踏上荷兰艺术品的收藏之旅。


第三_副本.jpg


纯属意外的收藏之路

当面对商人和收藏家哪个身份给他带来的乐趣会更多这个问题时,卡普兰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收藏家。他说:我去经商也是为了可以让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那么首当其冲的就是希望去保护野生动物,其次就是收藏。目前担任纽约The Electrum Group LLC集团主席卡普兰,主要关注自然资源领域,集投资、咨询和资产管理于一体。卡普兰夫妇还是全球野生动物保护的积极倡导者和主要资助者之一,过去十年间在环保方面的投入超过了一亿美元。2006年,夫妇二人创建Panthera基金,为了保护大型濒危猫科动物和他们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

他原来以为伦勃朗的画都在博物馆里,自己不可能拥有,可是,2006年他买到了伦勃朗的一幅素描,画上的狮子正是他致力保护的对象。到现在他拥有11幅伦勃朗的油画,正在国博展出。要知道,这个备受瞩目的收藏家,他儿时就在父母的带领下到阿姆斯特丹参观伦勃朗故居,从小的兴趣变成了自己的事业,机缘巧合中还造就了神话般的收藏传奇,就连莱顿收藏的名字都是以伦勃朗出生地命名卡普兰说自己收藏伦勃朗纯属意外有一次我在克罗地亚的时候,碰见了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院长,他当时就问我有没有在收藏,然后我说没有,他接着说如果你要收藏的话收藏什么,我说想收藏伦勃朗的作品,但我又说伦勃朗的作品都在博物馆里面,估计是没得收藏了然后他说可能你不知道,其实市面上是有一些伦勃朗的作品还有与伦勃朗相关画派的作品,虽然不是天天都有,但如果真想做一个系列收藏的话,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所以从那个时候卡普兰开始有了收藏的打算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当中,和太太两个人基本上平均一周一幅画的节奏收藏品。“如果我当时没有去克罗地亚,或者说没有见到这个院长,没有跟他谈话,可能我都不会开始自己的收藏之路

收藏就是这样,往往是在不可能中而拥有。卡普兰说自己一直都特别坚信运气的力量,而且觉得我自己也是认识人里面运气最好的,如果让他在运气聪明之间选择会选择运气。我们之所以可以把莱顿收藏做成功,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所喜爱的这些作品伦勃朗当时其实并不是社会上主流大家都喜欢的作品风格和类型,我认识的代理商很清楚可以从谁手里可以买到这些作品代理商们也知道市面上没有太多人愿意去买这些作品,而这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幸运。在合适的时候,在合适的地方,又有合适的契机,我达成了一个又一个收藏目标。这些代理商、经销商他们都知道我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收藏家,我的目标是做一个博物馆级别的收藏,所以他们更愿意去帮忙,有类似画作的讯息也会先通知除了好运气,我真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更好的词去形容。”卡普兰不无感慨的说。


备选1_副本.jpg


通过展览去传递价值观

收藏其实与历史、文化息息相关,是对历史与文化的一种态度。往大了说,甚或涉及一个人、一个家族乃至一个国家与其祖先的关系,涉及身份的问题和与一个大的共同体的价值认同。收藏宛若贯通古今的时空隧道,是一种记忆的传承,是对历史的温情与敬意。在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细细品鉴中,感知前人的荡气回肠,感受有关价值观和胸怀的意识形态

说到这次莱顿收藏在国博做的展览——伦勃朗和他的时代,卡普兰最大的愿望是用“伦勃朗和我们的激情,去创建和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而非让人们彼此疏远。同时持续地培养人文主义和它最富有意义的产物——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包容和相互尊重。”用他自己的话说:一位“犹太裔美国人”将陈列在“法国”最著名博物馆卢浮宫中的“荷兰”画作带到“中国”、“俄罗斯”和“阿拉伯国家”去建立一个共通的沟通平台有什么比这样做更能阐释跨越国界的万物相通呢?

伦勃朗为人所赞叹的是他在描绘光暗对比时的独特技巧,有人说他以黑暗来绘成光明,而他刻画故事时表达感情的能力无人能及,作品充满人道的思想和人文热情。此前,卡普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反复谈到黄金荷兰时期的价值观他认为这种价值观应该被普及我很好奇便在采访时问他原因,他饶有兴趣的为我解释,他说简单来说是希望这个价值观可以广泛的传播,进一步来讲,就是伦勃朗和他身处的黄金时期所传达的价值观,其实是一种体现人道主义的价值观,强调包容,还有互相的尊重在荷兰当时的画作都有所体现。伦勃朗是目前为止仍然被大家所传颂的一位艺术家,在历史上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位艺术家他看到的这些东西,可能是其他的人没有看到的,而他看到了之后,就通过自己独特的视角发现这种美,发现这种真实,同时还能把这种美与真实通过画作在布上表现出来。那么这一点,我们认为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当时看到了这些所谓的美是他眼中的美,并不是被大众都能普遍接受的美,但是他不在乎,他还是依然表现出来了。因此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他其实就是解放了当时的艺术,也正是因此,伦勃朗的这种价值观,还有他的精神都在影响着之后所有的艺术家,他们在进行创作的时候,发挥自己想象落到实处的时候,其实都在传承伦勃朗的DNA。

    我接着问卡普兰“为什么这批画作在卢浮宫展出后的首站选在了中国?”他说:“其实我的想法是希望可以让中国的人都更加欢迎,更加喜爱伦勃朗的艺术我不希望大家只是把它简单的当做一个西方的艺术来看,而是希望民众可以把这个艺术当成是具有中国元素的文化去看待。伦勃朗不仅仅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他也是一个跨越时代的艺术家。正是因为他的存在,才给后来的整个的艺术世界,还有整个的世界都带来非常巨大的影响,所以我希望可以让中国人更多的去接触伦勃朗,还有他带给中国艺术的影响因此我把他带到中国来再一次将中国西方的艺术重新连接起来。在中国,有很多非常了不起的画家,比如曾梵志就提到过自己受到伦勃朗的影响非常多还有喜欢戈雅、毕加索的艺术家他们喜欢的艺术家更是深受伦勃朗的影响。


第二_副本.jpg


重回伦勃朗时代

    如果有一次机会穿越回伦勃朗生活的时期,最想做什么面对突如其来的问题,卡普兰先是顿了一下,然后大约过了半分钟他才作答。他说:这是一个特别好的问题,因为我一直特别想了解伦勃朗当时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可以激发出他在艺术如此伟大的灵感当时伦勃朗确实是一个非常有名的画家,但并不是说他的创作被所有的人接受,因为他所创造出来的这种美,很多情况下是一种主观的美,他往往可以在丑当中发现美,所以这个并不是说每一个人都能接受。如果我要是在当时的话,应该会受到他种比较激进思想的影响,然后开始收藏相关的画作。在伦勃朗生活的时代,很多在当今人们看来很伟大的画作其实是被一些买主所拒绝的,卡普兰说到这里略带打抱不平的口吻说:要在当时就把这些画收回来就比如说他在晚期的时候为阿姆斯特丹的市政厅做一幅很大的市政厅退回了,而后这幅画因为实在太大而被伦勃朗自己分割了,如今我们看到的是只保留了三分之二的原作,多么的可惜啊。

当多数人称赞卡普兰天才慧眼收藏伦勃朗大量画作的时候,卡普兰却不这么认为。只有伦勃朗本人才是天才,我现在所持有的这些画作,其实都是暂时为我们后代去保管,因为这些画作它永远都是属于我们下一代和再下一代。对于收藏艺术来说,永远要怀着敬畏的心去看。另外,我不觉得自己把画买回来这个行为本身非常的高尚,真正高尚的是把画作拿出来跟大家分享,这一点是我对自己的观点。


开篇_副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