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王中军:任重道不远

2020-03-27 10:10 XXTT



1.jpg


王中军画作

作品名:2014春天之二(老家)

TITLE:The Spring of 2014 No.2 (Hometown)


材质:布面油画

MEDIA:Oil on Canvas

尺寸:70 x 100 cm

SIZE:70 x 100 cm

年代:2014年

YEAR:2014


2.jpg


王中军画作

作品名:威尼斯古根海姆美术馆

TITLE:Venice Guggenheim Museum


材质:布面油画

MEDIA:Oil on Canvas

尺寸:60 × 90 cm

SIZE:60 × 90 cm

年代:2013年

YEAR:2013



微信图片_20200327104111_副本.jpg



从上世纪末开始投资冯氏贺岁片,一路高歌猛进成为国内传媒界的领头羊,他在商业上的成就可谓前无古人。但除了“成功商人”这一重身份之外,王中军先生在艺术方面的造诣也称得上是登峰造极。他不仅是一位低调的油画家,同时也是独具慧眼的艺术藏家。2017年,王中军荣膺“万宝龙国际艺术赞助大奖”,颁奖地点就位于他亲自打造的松美术馆。这既是对他艺术成就的肯定,也是对其为艺术传播、收藏所作贡献的褒奖。



3、开篇.jpg



不一样的王中军

部分人认识王中军,都是通过“华谊兄弟”这个中国娱乐第一品牌。他谦逊的表示自己在电影行业是个门外汉,但却能凭借《非诚勿扰》、《手机》、《可可西里》 等众多现象级佳作,将和弟弟一同创办的华谊兄弟,打造成中国影视行业首家上市公司,至今已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娱乐集团


和其他站在聚光灯下的人一样,王中军展示给世人的,往往只是一面。在私下里,他对艺术和收藏也有着近乎痴迷的喜好。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他就开启了自己的艺术收藏生涯。在长达二十年的经历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收藏体系。他的藏品分量极重,从梵高、毕加索等海外名家大师,到曾梵志、方力钧、岳敏君等当代国内艺术家,一应俱全。2017118日,万宝龙将第26届“万宝龙国际艺术赞助大奖”颁给了王中军,以表彰其为艺术发展、普及、交流上所做出的重大贡献。


对于“拿奖拿到手软”的王中军而言,这个奖让他觉得非常走心。过去他听到的说法往往是“投资艺术”,但是在他看来,艺术更需要的是赞助,这样才能走得健康、长远。“艺术能走到今天,靠的是艺术爱好者们无形之中形成的赞助和支持。现阶段大家理解的赞助就是公益事业,实际上商业行为,也可以起到很好的赞助作用。”


万宝龙在艺术传承上做出的努力,世人有目共睹。国际艺术赞助大奖已经举办了25年,有近280位杰出艺术赞助人荣获这一奖项。而且他们每年都会推出一款艺术赞助人系列的限量新笔,用以表彰那些在艺术传承上起到重要作用的风云人物。从这一点来看,王中军和万宝龙也有着很多的共通之处。他们都把艺术的传承、推广和赞助揽为自己的社会责任,借助于自己强大的社会影响力,为艺术领域勾勒出一个更为美好的明天。


在国内诸多的收藏家中,不论是量级还是手笔,王中军都绝对是第一梯队的中坚力量。在他看来,藏家和艺术家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是一种类似于情侣的情感羁绊。有时是藏家追着艺术家求画,三顾茅庐;有时候是艺术家婉转表达囊中羞涩寻求资助,以画会友。但不论双方谁会占据主动,都有一种心照不宣的契约精神在左右着彼此,告诫双方“君子相交,静水流深”。



6_副本.jpg



给万千展品觅一处家

也许局外人会觉得,收藏只是一个金钱交易的过程。但在王中军眼中,笔墨浓淡间,也有着涓涓暖意流出。这就像是一次修行,一场文化苦旅,需要用时间进行反复堆砌。王中军坚持认为自己的收藏并非刻意,所以也没有考虑太多的初衷或愿景。最一开始,他的收藏更多是为了装饰,藏品以罗中立、陈逸飞、艾轩为主。这一批艺术家对王中军而言比较熟悉,年龄也只比他大一二十岁,算是他心目中最能代表中国的当代艺术家。


随着心性的沉淀和时间的推移,藏品水准在不断提升,收藏者对艺术的理解也日趋成熟。当王中军意识到藏品也需要归类、形成各自体系的时候,亲力亲为去设计一座美术馆的想法就自然而然地出现了。虽然他本人的第一标签是商人,但他并不希望自己这家美术馆被加上太多商业的色彩。在王中军的规划中美术馆更像是一种公益机构,比起收藏所投入的人力物力,美术馆通过门票获得的资金收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再优秀的美术馆也赚不了几个钱,它们的存在意义,是收藏家对社会的回馈,让更多的人可以近距离观赏这些艺术珍品。”


虽然从外观来看,松美术馆是一个颇具现代风的建筑,而且很有视觉冲击。但它的本体,却是一个老房改造项目。在过去这里是一片马场,已经用了二十余年的时间。当王中军意识到需要一个空间来陈列自己的收藏系统时,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这里。


虽然展品来自五湖四海,风格和主题也五花八门。但因为藏品主人是一位对本土传统文化格外敬重的中国企业家,美术馆设计时也更多地选取了中国风元素。在谈及为何要将其主题敲定为“松”时,王中军对这种植物的偏爱之情溢于言表:“宋元明时期的画作,松是最受文人墨客喜欢的一种树。在我看来,松树不仅是最能代表中国艺术文化的一种植物,从造型、美学、生命力三方面来看,它也都是最好的植物。”


美术馆外种着的199棵松树,有相当一部分是王中军亲自指导工人去栽种的。从造型到布局,从角度到间距,每个问题和细节都要再三斟酌。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次艺术创作。而万宝龙将颁奖地点选在了刚刚开门不久的松美术馆,显然也是在借花献佛。



4、王中军荣膺2017年度万宝龙国际艺术赞助大奖.jpg



任重道不远

我们的一生都在不断攀登,然而在某个领域抵达巅峰之后,人们往往会思索如何重返起点,回馈社会。王中军在艺术收藏上的选择,显然是最具书卷气的一种方式。他对中国目前的艺术发展格局非常满意,中央美院每年都能走出大批的优秀艺术家,这足以证明我国的艺术教育是非常成功的。特别是现在的学前教育和课外教育,电影教育也是倍受欢迎的一类。


他曾说过“一个城市没有好美术馆其实非常可惜”,但对于很多偏远地区的城镇或乡村而言,那里的孩子对艺术的需求,暂时还为上升到美术馆的层面。毕竟再刺眼的阳光,也无法照尽人间的蒙昧和混沌。此时的他们,需要的可能仅仅是一盏烛火。“零钱电影院”这一面向贫困儿童的公益项目,就是这样的烛火。


为了让美术教育在边远地区落地生根,工作人员来到了甘肃、云南、青海等地,逐步开展了面向贫困学校、留守儿童学校、打工子弟学校的公益电影院项目。华谊兄弟提供更适合儿童观看的电影,白天不间断播放。虽然免费,但要求孩子们看完后写一篇文章或画一幅画。用这种方式打开他们的心灵之窗,要比简单的资金救助更有力量。


收藏画作、搭建展馆、为年轻人提供平台……于外搭建中外艺术桥梁推广传统艺术,于内推广公益电影院让艺术继续传薪。这般说来,我们也许能理解他为何如此钟爱“艺术赞助人”这个称呼了。


他对艺术的执迷和钟意,并不局限于收藏名家大作时的成就感,亦或沉浸于心灵世界中和大师们神交。他现在所做的重中之重,是让中国艺术文化的长河勇不断流,为艺术事业的薪火传承贡献自身的力量。从这一点来说,我们每个人都着实应该给王先生道一声“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