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玛拉·罗霍,一个芭蕾舞者的冒险精神

2020-03-25 10:51NNM



曼侬-1.JPG


曼侬剧照



四十四岁,对于一个女芭蕾舞者来说,这真不是一个轻松的年纪。但塔玛拉·罗霍(Tamara Rojo)还站在舞台上,掷地有声地。她在香港演出新版《吉赛尔》,真是震撼人心的演绎。见到这位芭蕾巨星时,却隐约看见她两鬓丝丝白发,多少有些伤春悲秋。但聊起芭蕾,她言谈间的那股劲儿却让人激动不已。在塔玛拉看来,无论是芭蕾还是舞者,都不应该停滞不前,艺术家必须有冒险精神。




吉赛尔-1.jpg吉赛尔-2.jpg


吉赛尔剧照



吉赛尔是我第一个角色

2019年六月底,作为英国国家芭蕾舞团艺术总监,塔玛拉·罗霍带领舞团在香港演出新版《吉赛尔》。首演于1841年的《吉赛尔》,是浪漫主义芭蕾的代表作,也是塔玛拉在舞台上的第一个角色。那时候,她像剧中的吉赛尔一样青春烂漫。但随着自己的成长,她开始质疑这个乡村女孩的天真无邪,以及她背后看似风平浪静的一切。

在《吉赛尔》中,有阶级的压榨,也有爱人的背叛,却被一出唯美的人鬼情未了掩盖了近两百年。塔玛拉找到了编舞家阿库·汉姆,她非常喜欢他们此前共同创作演出的现代舞《尘埃》。阿库是一个非常会讲故事的人,还能兼顾人文精神,我希望创作出一个属于当下的《吉赛尔》。

阿库·汉姆是世界知名的现代舞编舞,但这却是他第一次创作全长芭蕾。毫无疑问,这对他来说是一次挑战,对塔玛拉而言则是一次冒险。在创作上,塔玛拉给了他充分的信任,作为舞团的艺术总监,我必须具有冒险精神,而且我觉得这是一种可控的风险。同时,作为一个创作者,阿库·汉姆确实需要一个新的平台,这也是塔玛拉想要给他的。

他们从剧本入手,请戏剧构作鲁思·利特尔将故事现代化,作曲家温琴佐·拉马尼亚对原曲进行改变并加入了电子音乐,奥斯卡奖得主叶锦添负责视觉和服装设计,托尼奖得主马克·亨德森担任灯光设计,再加上塔玛拉和阿库·汉姆在舞蹈上全新的创作,一个完全不同的《吉赛尔》跃然眼前。

2016年,新版《吉赛尔》世界首演,一举拿下当年的奥利弗奖杰出成就奖,阿库·汉姆更凭此获得了英国国家舞蹈奖最佳编舞奖。新版《吉赛尔》从乡间置换到一个服装加工厂,女主角吉赛尔从淳朴的少女变成了移民社区的女工,整部作品从传统中跳脱出来,呈现出《北京折叠》般的科幻感。

塔玛拉拿委拉斯凯兹和培根的绘画做了解释新版的特点:我非常喜欢委拉斯凯兹的《教皇诺森十二世肖像》,身着红色衣服的教皇双手紧紧抓住椅子,就好像抓住了你的心。培根根据这幅画创作了一系列的《教皇诺森十二世肖像》,但他画的是教皇的内在,他直接让你看到一个怪物的内心。这也是我们对《吉赛尔》做的事情,把外表撕开让你看到内核。



尘埃-1.jpg尘埃-2.jpg


尘埃剧照




艺术家不应该有舒适区

看新版《吉赛尔》,总有一种心跳加速、热血沸腾的感觉,这直接来源于舞台上的感官刺激。虽然第二幕中女鬼们依然跳着足尖舞,但第一幕的移民工厂却充满了原始气息。再次跳起吉赛尔的塔玛拉·罗霍说:阿库的编舞非常现代,它让你感受到体重,重心非常接地。和古典芭蕾相比,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运动方式。

传统版《吉赛尔》的悲情唯美,在这里变成了速度和力量。舞者们就像猩猩一样在舞台上穿梭跳跃,阿尔伯特与希拉里翁斗舞时像两只鹿在用角对抗,舞蹈动作时常呈现出一种不平衡感,这都来自于阿库·汉姆曾经研习的印度古典舞卡塔克舞。对于从小到大接受严格古典芭蕾教育的舞者们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但在塔玛拉看来,这早已不是一百年前只有首席舞者拥有天赋的时代了,英国国家芭蕾舞团的每一个舞者都很有才华。在这部舞作中,所有的舞者都尽情地舞动起来,男舞者疯狂的跳跃、女舞者稳定的足尖舞,他们不再是传统作品中站成一条直线充当背景的群舞了。

作为主演,塔玛拉在新版《吉赛尔》中也彻底释放了自己,她小小的身体里爆发出巨大的能量。第一幕吉赛尔发疯的场景,无声的压抑积蓄着力量爆发在吉赛尔的轰然倒地。第二幕最后吉赛尔与阿尔伯特的双人舞,无论在技巧上还是情绪上都达到了全剧的最高点。

当然,这样跳舞很累,塔玛拉每次演出完都感觉好像彻底被掏空了,她觉得这是所有舞者梦寐以求的感受。每一个舞者都可以在舞台上尽情地宣泄和展现自己,每一个角色都有自己的存在感,这对舞者们来说太重要了。我不认为任何一个艺术家会想要舒适区,艺术家不应该有舒适区,如果你觉得舒适了,请继续前进。



曼侬-2.JPG


曼侬剧照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舞团

2012年,当时还是英国皇家芭蕾舞团首席舞者的塔玛拉·罗霍宣布,将加入英国国家芭蕾舞团担任艺术总监兼首席舞者。一位芭蕾巨星在两个芭蕾名团间的变动,成为当时最重要的艺术新闻。大家都期待着塔玛拉将给舞团带来怎样新的面貌,同时也期待着舞团会给塔玛拉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成立于1950年代的英国国家芭蕾舞团,定位为一个巡演舞团,这在当时是一个革命性的创举。半个多世纪以来,他们把高雅的芭蕾艺术送到英国各地,塔玛拉非常喜欢舞者们的奉献精神,他们在每一次演出的时候都会倾尽全力,因为这很可能是台下观众此生看到的第一场芭蕾演出。

但是,英国国家芭蕾舞团也因为巡演舞团的定位而诸多局限,舞团多年来没有固定的剧院,舞者训练方式也有待改进。塔玛拉带来了改变,她请来了新的芭蕾大师,帮助舞者们提高艺术性。同时,她为舞团找到了新家,明年舞团将搬进属于自己的剧场,这是一个新的起点。

还有一些更重要的,塔玛拉为舞团带来了新的理念。比如阿库·汉姆的《吉赛尔》,用现代的视角将古典作品带入观众的生活当中。再比如,今年英国国家芭蕾舞团签约了舞者蔡斯·约翰斯,芭蕾舞台上首次出现男性作为女舞者登台演出,塔玛拉觉得一切只应该与艺术有关。她轻描淡写地说:你必须做你觉得正确的事,这是艺术总监的责任。

从芭蕾名伶到艺术总监,塔玛拉感受到很大的压力。作为舞者,你很容易陷入自我中心,舞蹈只是关于你的事情。但是作为艺术总监,她必须把精力分散到舞团的方方面面,舞者的训练、新作品的创作、演出的安排,所有的一切她都要参与其中。

即便如此,塔玛拉心里有一道底线:这是英国国家芭蕾舞团,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舞团,我不会把我的名字放在舞团下面,我认为这是不对的。艺术总监不是终身制的,你只是带着一个使命来照顾这个舞团。塔玛拉每天和舞者一起训练、一起演出,时光匆匆。她心里知道,总要一天,你要告诉自己,是时候了,你该去做点别的了。她笑着说:谁知道呢?人生也需要冒点险吧。




色饱和度-2.JPG色饱和度-1.JPG


色饱和度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