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纳斯·考夫曼:表演是走进另一个身体

2020-03-27 12:50NiMin



约纳斯·考夫曼-2 © Gregor Hohenberg - Sony Music.jpg

约纳斯·考夫曼-4 © Gregor Hohenberg - Sony Music.jpg




在一些古典的表演中,男女主角没有拥抱、没有亲吻,甚至都不看对方一眼,只在站在那里歌唱爱情,而你就相信了。约纳斯·考夫曼描述的这个场面,让我突然间陷入沉思:在这个被网络、电影、游戏淹没的时代中,我们是否早已忘记了那些单纯美好的小浪漫?考夫曼说自己是一个歌剧造梦人,他在用音乐制造一种与现实不同的美丽幻象。




约纳斯·考夫曼饰演奥赛罗-3 © Royal Opera House - Catherine Ashmore.jpg

英国皇家歌剧院威尔第歌剧《奥赛罗》约纳斯·考夫曼饰演奥赛罗,玛利亚·阿格雷斯塔饰演苔丝狄蒙娜-1 © Royal Opera House - Catherine Ashmore.jpg


英国皇家歌剧院威尔第歌剧《奥赛罗》约纳斯·考夫曼饰演奥赛罗,玛利亚·阿格雷斯塔饰演苔丝狄蒙娜




大器晚成的超级男高音


2016年,多明戈接受了《每日电讯报》的专访。当这位昔日的男高音之王被问到:谁将会是下一个超级男高音?时,多明戈毫不犹豫地回道:哦!已经是约纳斯·考夫曼了。既不是从他的歌唱比赛中脱颖而出的维拉宗,也不是那个被他夸赞为无可匹敌的弗洛雷兹,为什么是考夫曼呢?


出生于1969年的德国慕尼黑人考夫曼,虽然比维拉宗和弗洛雷兹年长几岁,却比他们都要更晚才走进公众视野。1996年,弗洛雷兹在罗西尼音乐节上成功救场演出,一炮而红。维拉宗起点更高,1999年夺得多明戈歌唱比赛亚军后收获诸多关注。考夫曼虽然1994年便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却是几经沉浮、不温不火。


刚入行不久就遭遇了声音危机,经过一番调整才重新站上舞台。其后,考夫曼陆续登台巴黎国家歌剧院、斯卡拉歌剧院、萨尔茨堡音乐节和柏林爱乐乐团,虽然都是举足轻重的舞台,但他的名声显然与实力和颜值依然不太相称。直到2006年,在英国皇家歌剧院的比才歌剧《卡门》中,考夫曼在隐忍和压抑中不断积蓄痛苦和力量,直到最后唐·何塞的爱与痛爆发在一个高音B5,整个世界都为之惊叹。彼时,他已经35岁了。


一飞冲天,考夫曼旋即与天后乔治乌搭档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主演了威尔第的《茶花女》,又和乔治乌携手回到英国皇家歌剧院演出了普契尼的《托斯卡》,同时出版了第一张个人唱片并一举拿下了法国金音叉奖。不过两年的时间,考夫曼的名字突然跳进了人们的视野,甚至可以说是独占鳌头。世界各地的歌剧院纷纷向考夫曼抛出了橄榄枝,期待得到他的垂青。

但是,考夫曼很快便发觉,橄榄枝虽多,却太过雷同,发来的邀请大多是演出《卡门》、《茶花女》或者《托斯卡》。考夫曼一直希望自己能成为像多明戈一样的全能男高音,可现实却没有给他这样的发展空间。他向剧院经理们要求新的角色,而经理们却只想打安全牌。考夫曼会反问,那多明戈为什么可以?得到的回应只有沉默。最终,他只能赌上一把:如果你们还想请我来,就给我一出新的剧目。


这一招果然奏效,为了再次迎来这位当红男高音,各大剧院经理们只能低头了。此后,从莫扎特、贝多芬,到普契尼和威尔第,再到瓦格纳和理查·施特劳斯,不同时代的作品、不同风格的音乐、不同性情的人物,考夫曼用声音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他甚至比多明戈的可塑性更强一些。去年,他在英国皇家歌剧院首次演出了威尔第的《奥赛罗》,同时还在准备瓦格纳的《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考夫曼希望让全世界看到他更多不同的面相。




约纳斯·考夫曼-3 © Gregor Hohenberg - Sony Music.jpg约纳斯·考夫曼-1 © Gregor Hohenberg - Sony Music.jpg





歌剧造梦人


2018年,考夫曼先在纽约唱《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又去汉堡唱《托斯卡》,然后在维也纳唱焦尔达诺的《安德烈·谢尼埃》,之后还要回慕尼黑唱瓦格纳的《帕西法尔》,还要与女高音黛安娜·达姆劳合作举行雨果·沃尔夫作品音乐会的巡演,穿梭在不同的城市,与不同的灵魂相遇。很难相信,一个歌剧演员,怎么可以如此快速地在不同角色之间切换,那么多快乐和痛苦的情绪究竟要去往何方?


考夫曼说自己有两个秘诀:一个是要演出自己真心喜欢的角色,这样你才能贴近他的内心。考夫曼在每一个角色身上寻找人性的共通点,《茶花女》中阿尔弗莱多的冲动、《卡门》里·何塞的痴情、《奥赛罗》中奥赛罗的猜忌,其实每个人都有。一个角色,在不同的制作中演出一、两百次,一定会产生强烈的疲劳。选择在不同角色之间进行切换,刚好帮助考夫曼与这些角色小别,保持着持续的新鲜感,并带来不一样的灵感。


另一个秘诀就是全情投入。考夫曼说,有些德国男高音总是很节制,演绎的角色让人感到一丝冷酷。反观多明戈,他的每一次演唱都让人热泪盈眶,百分百的投入。考夫曼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如此,表演,就是要你活在剧中的那个情境之下,这样其实你根本不需要什么表演。当你专注于角色、专注于音乐的时候,成为剧中那个人物,这样你的声音和表演就都自由了。


2017年在英国皇家歌剧院演出《奥赛罗》时,考夫曼一度无法自拔。那个徘徊在悬崖边上的将军,因为嫉妒、猜疑和背叛而痛苦不已,一种深深的黑暗包裹着考夫曼。正如考夫曼所言,当你设身处地地进入一个角色之后,你在舞台上就变成了他。这必须是你真实的感受,它不是角色的,而是你自己的。你所唱的每一个词,你所表演的每一个动作,都应该是从你身体中来的。


虽然几番说起多明戈是自己的偶像,但考夫曼却也说:你必须想明白的是,他们只是你的偶像,他们不是你的范本。他曾经见过很多人,对着唱片去模仿那些大歌唱家的演唱,有人努力去学习帕瓦罗蒂的鼻音。但考夫曼认为这是一个错误,如果你希望建立自己的职业生涯,你不能只是模仿别人,你必须找到你自己的声音,以及你自己的表演风格。


在考夫曼看来,声音和表演,远比颜值来得重要。他并不否认,英俊的外表为他赢来了一些粉丝,但他相信真正打动人心的是他的角色。我总是开玩笑说,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乔治·克鲁尼一样凭外表建立自己的职业生涯的。考夫曼希望自己有一个更长远的职业道路,他自然知道颜值肯定不是支撑他走下去的支柱,所以他才如此努力。


当考夫曼走上舞台的时候,你会被他完全攫住,你看到的绝不止是一个俊美的男高音,你看到的是他身体里的另一个鲜活的角色。演唱《今夜无人入睡》时,他所展示的是卡拉夫强大的力量,对于胜利的坚定不移。演唱《今夜星光灿烂》时,他所呈现的卡瓦拉多西温柔的音色,对于过往的美好回忆。每一个角色的声音和表演,都是如此让人信服,这才是考夫曼通往未来的脚步。


尽管近些年偶有意外,考夫曼因为疲劳过度一度失声。外界总有担忧,更有人说他的歌剧之路是在毁坏自己的嗓子。但考夫曼自有道理,他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要检查自己的声音,因为他的声音状况可能会影响到数千人。我相信这声音还是很年轻的,考夫曼说,它并没有达到极限,我还能继续很长一段时间。




约纳斯·考夫曼饰演奥赛罗-2 © Royal Opera House - Catherine Ashmore.jpg

约纳斯·考夫曼饰演奥赛罗-3© Royal Opera House - Catherine Ashmore.jpg

英国皇家歌剧院威尔第歌剧《奥赛罗》约纳斯·考夫曼饰演奥赛罗,玛利亚·阿格雷斯塔饰演苔丝狄蒙娜-2 © Royal Opera House - Catherine Ashmore.jpeg


英国皇家歌剧院威尔第歌剧《奥赛罗》约纳斯·考夫曼饰演奥赛罗,玛利亚·阿格雷斯塔饰演苔丝狄蒙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