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家、黄晓明共谈人生低谷,《风声》传递热爱与信仰

2020-11-12 12:48 elsa



未命8名文件.jpg

麦家《风声》再版,黄晓明化身书迷助阵


11月6日,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麦家携代表作《风声》在上海举行了一场人气爆棚的读者见面会,现场人头攒动,读者队伍早早就排起长龙,主办方不得不动用最大安保力度才能保证活动顺利进行。此外,麦家的两位好友兼书迷——著名演员黄晓明和编剧史航的到场助阵,也给现场掀起了几波小高潮。


此次见面会可谓噱头满满,趣味十足。活动正式开始前,麦家、黄晓明就同时在个人抖音账号上发布了剧情版视频预告,两位好友用摩斯密码传递“情报”,引发千万网友围观,双方粉丝都在评论区惊呼“梦幻联动”、“次元壁破裂”。


未命名1文件.jpg


据出版方介绍,见面会报名通道一经开放,短短半天时间就收到了上千条报名信息,最后不得不关闭报名,不少书迷为见麦家一面四处求票。活动当晚更是人山人海,入场队伍从7楼书店一直排到商场中庭,其中有不少读者都是专程从外地赶来,只为见偶像麦家一面。记者注意到,读者之中不乏很多年轻面孔,足以看出麦家在00后读者中,同样拥有强大的号召力。麦家的小说,既能作为文学作品获得极高的评价和极好的口碑,又是各种图书榜单的常客,这样“叫好又叫座”的号召力,放眼整个中国作家领域也是十分罕见的。



未命名00文件.jpg



《风声》作为麦家的代表作之一,一经出版便斩获多项大奖,并多次被改编为影视和话剧作品。据悉,此书全新修订版将由读客文化打造,新增万字麦家创作谈,6幅原创插画,717处修订,于近日推出。


《风声》十年回忆杀感动全场,黄晓明自曝人生低谷


为了支持自己的好友兼作家偶像,正在武汉拍戏的黄晓明特意赶来,并在活动现场深情讲述了他和《风声》的不解之缘以及《风声》对他的重要意义,两位好友还预定了未来合作,网友直呼“仿佛是在看明星现场追星”。


未命1名00文件.jpg


黄晓明与麦家的缘分始于2009年上映、改编自麦家同名原著的电影《风声》,至今仍被影评人誉为“无可比肩”的华语大片,也是黄晓明作为演员的经典代表作。


黄晓明坦言,自己第一次拿到《风声》剧本时就认定,这将是他形象转型的关键之作,拍摄前更是为这个角色做了很多准备,包括蓄胡、剪发,甚至还专门去学了日语,连蹲马桶都在苦练日语,压力大得只能靠喝酒解压。


未命名文7件.jpg


黄晓明对此却显得十分坦然,他表示:“我人生其实几部我觉得比较满意的作品,全部是在我人生低谷时候创作出来的。当你会演一个跟自己距离还差很远的角色的时候,对于演员来说真的是非常幸福的,我们是非常享受这种创作的过程的。我觉得一个演员这辈子能够碰到一次这样的角色,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所以我到今天为止都觉得《风声》是非常经典的。《风声》是一部好作品,好作品其实都是磨出来的。”


当被问及对黄晓明演技的评价,麦家就称赞黄晓明“偶像与实力兼具,黄晓明身上有很难得的可塑性。”黄晓明将书里的“肥原”一角演出了惊喜。这个角色也是麦家在《风声》的第三部分花费了很多笔墨去描写的,只有看完原著,才能看到一个更立体,更丰富的肥原。这也是《风声》能超越类型小说范畴,成为一部经久不衰的文学经典的原因之一。


除了回顾往事,两位好友对未来可能达成的合作也相谈甚欢。当主持人给出麦家经典作品里的三个主角——《解密》的容金珍、《人生海海》的上校、《暗算》的安在天时,黄晓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容金珍,两人相约再续前缘。


未命99名文件.jpg


史航:《风声》给人带来极致的体验


作为《风声》的忠实书迷,麦家的好友史航也来到了见面会助阵。在谈及电影和原著的区别时,史航认为《风声》的小说和电影就好像一个左括号和一个右括号,括住了人世间多种可能。对照起来看会觉得特别好玩,可能在书中有底牌的人,其实在电影里变成没有底牌的人。书里面读者知道老鬼是李宁玉,就是李冰冰的角色,在电影里恰恰她是个无辜的人,是她旁边的张涵宇和周迅才是有底牌的人,这种改编是非常大胆的,麦家接受这种改编也是非常达观,非常有见识的。


《风声》对人心灵的挤压是最强烈、最持续、最完整的,可能你看这个电影的时候你觉得心灵被挤成一张薄片,从电影院里面开始感动、开始呼吸、开始回味。你的心脏回到了该有的长度,挤压感特别强。而小说的厉害之处在于,它把一个震撼人心的故事至少讲了三遍,所以它是把你的心像一个足球,扔到天花板上一次,砸到墙上一次,搁脚下踩了半天又是一次,所以这种是极致体验,这是一本书能给人的一种极致体验。所以说,电影只拍出了原著的三分之一。


对此麦家深表赞同,他直言《风声》是花他很多心思,被他抱很大期待的一部作品,是他最好的作品之一。对于很多读者拿《风声》与《人生海海》对比的做法,麦家坦言:“我常说《人生海海》和《风声》不一样,不可比。《人生海海》是我的一亩三分地,书写我自己的内心;而《风声》是公共用地,书写的民族情感。虽然这部小说用了些手法、设计,但其本源还是心,是一颗中国心,是民族情感。”


未命名文件.jpg


麦家的作品偏爱书写一些有缺陷的英雄,有传奇异质的人,有特殊经历的人,比如《人生海海》里的上校、《解密》里的容金珍和《暗算》里的阿炳,包括《风声》的主人公“老鬼”,一个在最极端的环境下依然百折不挠的英雄,这其中所传递出来的强大信念,是《风声》初版多年后依然值得如此推崇的原因。


当被问及自己为何钟情于英雄主义时,麦家说:“每个人都应该当英雄。实际英雄这个词有点被我们滥用,容易导致一种歧义,但是我还是想让英雄这个词回到本意上,首先拯救自己,然后再拯救人类,我觉得救好了自己,人类也不需要救,每个人当好自己,每个人救好自己,每个人当好自己的英雄,当好自己人生的英雄。”   


未命75名文件.jpg


麦家谈《风声》:看似我写了一群无情之人,这恰恰是我最深情的作品


作品都是作家的心声。谈到《风声》这本书的创作背景时,麦家又一次提起了创作《风声》的那个夏天。彼时的麦家已经凭借《暗算》拿过茅盾文学奖,根据他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红遍全国。但这一切只是表面风光,这一年其实是麦家生命中最艰难的一年:官司缠身、收入减半、夫妻失和、身体大病小痛不断。最让麦家崩溃的是,他的父亲患上了间歇性失忆的疾病……各种妖魔鬼怪像洪水猛兽一样全部涌过来。


但作为作家的麦家并没有被生活击倒,他独自吞下孤独和绝望,拼命创作,最终交出了《风声》这张答卷。不久后《风声》出版,很快拿下《人民文学》年度长篇小说大奖,次年又荣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同名改编电影上映后打破华语大片记录。麦家凭一己之力改变了大众对通俗小说的印象,让其走进了文学的殿堂。


当听到见面会现场的95后、00后读者表示自己也特别喜欢《风声》时,麦家深受感动,他深情地表示:“《风声》写人心的险、人生的痛,但不是要你绝望,而是要你有坚守的道德,有坚韧的意志。希望《风声》和’老鬼’能给你勇气,给你锚力,陪你在风声肆虐的人生路上,迎风挺立。”


未1文件.jpg


2020年,突如其来的一场疫情打乱了整个世界的脚步,危机异常迅猛,所有人的生活都被撕扯得七零八落。有人丢了工作,房贷都还不上;有人不堪重负,陷入抑郁焦虑;更有一些年轻人,刚从学校走进社会,就面临待业困境,前途未卜。“面对人生残局、身处孤独绝望之中,如何跳出黑暗的深渊?”——这是很多人在今年的困境,而麦家和《风声》给出的答案是:把自己交出去,交给一个“信仰”。


小说中的“老鬼”身负重任,却身陷囹圄,在孤立无援的绝境下忍辱负重,以命相搏,最终战胜了黑暗。因为“老鬼”心中有信仰,她爱的是当时硝烟弥漫、山河破碎的中国,信仰自己的牺牲将换来一个更美丽的中国。麦家也是如此,他的信仰与热爱唯一而永恒,就是写作本身。所以即使他跌落人生低谷,受尽生活磋磨,依然能靠着这份信仰绝处逢生,无论是灰暗的童年,还是创作的《风声》时的那个夏天,他都靠着这份信仰坚持下来了。


正如麦家在散文集《非虚构的我》中所说:“人生多险,生命多难,我们要让自己变得强大、坚韧、有力,坦然、平安、宁静地度过一生,也许惟一的办法就是把自己交出去。要敢于去承担,去挑战,去赢得。”


这也正是《风声》要传达的信念,一个人如何在信念的支撑下,对抗无法逃避的孤独与绝望,并为自己的命运和职责去行动、去承担甚至去牺牲。《风声》写尽了人心的险,人生的痛,但今天每一个读到这本书的人,感受最强烈的仍然是那股超越时空依然不减的信念感,足以让每一个经历过大孤独和大绝望的人汲取到大坚韧与大智慧。